新一线城市研究所:中国城市母婴室白皮书

中国城市实在是太缺母婴室了。

根据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在高德地图上收集整理的“母婴室”位置信息,中国内地所有城市总计拥有的母婴室数量仅为2643间,其中只有7座城市拥有超过100间母婴室。

作为一种在公共场合为哺乳、喂食、清洁排泄物等一系列育儿行为提供便利设施的空间,母婴室在日本、美国等国家已有多年的发展历史。它们多设立在城市中机场、商场、公园等人流密集的场所,向携带婴幼儿出行的家庭免费开放服务。

在美国,一间高配置的母婴室可以更精确地被定义为“家庭卫生间”。 这个家庭卫生间里内部有一个专门为哺乳妈妈提供私密环境的哺乳室,外间则会提供为婴幼儿更换尿布的尿布台与洗手池,与之配套的洗手液、消毒液、手纸和垃圾桶等也都会在母婴室内准备齐全。更贴心的是,在设施较好的母婴室内还有可能找到冰箱、消毒柜、温奶器、一次性纸尿裤等用具,甚至还设有一片儿童游戏区,供家庭中年龄较大的孩子玩乐。

这些“全系列服务”体现的,是国际上一些成熟城市对母婴关怀的高度重视。在欧美、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城市,母婴室的分布极为广泛,几乎在每一家商场和交通枢纽站点都能找到配套齐全的母婴室。

设置一间母婴室并不需要太大的空间,最基本的配置甚至能在1平方米内完成。但在中国内地,母婴室建设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相较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婴幼儿数量,母婴室的供应严重不足,大量城市缺失这样的“1平方”。

母婴室数量排名前20的中国城市主要是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其中表现最好的四座城市以及它们拥有的母婴室总数分别为:北京341间、上海301间、广州204间和杭州149间。若将城市中0至3岁的婴幼儿及其家长作为母婴室的主要使用对象,这几座表现突出的中国城市中,实际一间母婴室要供2207个家庭共享。

与此相对比的,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香港目前共有595间母婴室,平均298个家庭共享1间母婴室;台北的母婴室数量达到了680间,每间母婴室只需要118个家庭共享——这个数字约为中国内地城市的1/19。东京23区的母婴室数量达到了5092间,供应量已基本达到理想水平,平均1间母婴室只需要供47个家庭共享。

级别更低的中国城市面临的挑战更为严峻。在二线及以下级别城市,每座城市平均的母婴室数量都不足10间。并且还有6.67%的二线城市、30%的三线城市、65.56%的四线城市和88.37%的五线城市,完全无法在城市内找到母婴室。这些缺乏母婴室的地级城市加起来总共达到了196座。

2019年2月,第一财经与美赞臣共同发起了一次主题为《中国妈妈需要怎样的母婴室》问卷调查,共计回收了2433份问卷,其中有效问卷为2418份。

几乎所有问卷的反馈都共同指向了中国城市母婴室紧缺的问题。比如只有2.15%的家长能够在公共场所很容易地找到一间母婴室;而认为母婴室“多数情况下都很难找”或“从来没有成功找到过”的人数占到了43.76%。

除了总数稀少,母婴室的分布场所类型也较为单一。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当妈妈和宝宝在公共场所需要用到母婴室时,有79.24%的中国家长首先想到的是商场,另有9.97%的家长想到的是机场——这也是当前中国城市中仅有的两类母婴室提供较为完备的公共场所。在下面的图表中,你可以看到北京、广州、杭州、上海和武汉各自的母婴室分布及场所类型。

即使是在一线城市,北京和广州也是难得的母婴室场所分布类型较为多元的案例。在当地的动物园等游乐场所,以及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文化场所,都开始有一定数量的母婴室出现——这是一个好的迹象。

通过行政力量,在政府能够触达管理的各类公共场所提供母婴室是最高效的增加母婴关怀的手段之一。法国的做法是将母婴室与公厕捆绑在一起,香港卫生署会在官网上公布所有在政府物业内设置的母婴室名单,而在日本,还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在婴儿会逗留且面积超过5000平方米的场所必须设置母婴室。政府主动建设公共空间的母婴室网络,也能成为社会和商业机构开设母婴室的一种有力引导。

但在中国,这个过程目前是倒置的。在政府介入较晚的情况下,商业机构开设的母婴室已经成为中国妈妈们最容易找到,也是服务最为周到的选择。

我们在问卷中分别询问下大家对各类公共场所的母婴室紧缺度和体验满意度的感知。从数据结果看,地铁站成了供需矛盾最突出的地方。

85.98%的中国家长认为在中国城市的地铁站,严重缺乏相关的母婴设施。地铁站作为一种人流大量聚集且高频次使用的场所,正是母婴需求的高发节点。而现状是,除了武汉和北京的少数地铁站布局有母婴室,其余所有城市的地铁站都未曾进行过相关布局。

一个尴尬的情况是,武汉尽管在至少7个地铁站点设立了母婴室,但根据当地市民反馈,这些母婴室平日里多处于关锁状态,需要联系站点工作人员开启后才能进入使用——这样的“人为关卡”违背了母婴室设立的初衷,也直接导致了用户体验度的下降。

在调查结果中我们还看到,中国城市中母婴室整体体验较差也与设施不齐全相关。

绝大多数中国内地母婴室的设施提供仅限于尿布台、洗手台、哺乳椅这三件“刚需品”。而事实上,家长们的需求还有更多:已经调制好的奶粉或辅食需要加热设备,给宝宝喂食时需要婴儿椅,应急情况下需要有尿不湿和湿巾随时供应,未携带幼儿随行的哺乳妈妈还需将母乳冷藏……

在问卷调查中,母婴用品自动贩售机、温奶器与温奶设备、婴儿椅是中国妈妈们最渴望添置的母婴室设施,此外智能安抚设备、冰箱及消毒柜、家庭卫生间、娱乐活动区等也是为能为母婴室进一步加分的选项。

在母婴室的建设上,部分新一线城市取得的成果已经与一线城市相当。这些城市拥有极强的经济实力和消费能力,对母婴关怀设施普遍怀有高标准的期待。比如,杭州和武汉的母婴室总量与北上广深相当,并且武汉还是少数在多种公共场所都有母婴室布局的城市。

新一线城市中相对处于落后位置的多为北方城市或是内陆城市:例如西安,作为一座综合实力靠前的城市,其母婴室总量仅为13家,位居所有新一线城市的末位,甚至在商场、机场这样的传统母婴室先觉区域都还未真正铺展开来。与此相类似的,还有长沙和青岛。

目前,在绝大部分一线城市与新一线城市的机场,母婴室的布局已基本完善。下一步要开拓的重点将主要分为两个方向:通过商业与社会机构的能力在商业区设置更多设施完备的母婴室,和在火车站、游乐场所、文化场馆、地铁站等重要公共场所通过行政力量增加母婴室配置。

从妈妈们的期待来看,通过商业机构和各类公共场所运营主体来建设更多更好的母婴室是最最靠谱的。此外,母婴行业的一些品牌已经做出的努力也让她们感受到了更多关怀和希望。